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重要会议 >> 全体会议 >> 区政协四届二次会议 >> 大会发言
关于进一步发展我区养老事业的几点建议
字号:[ ]   发布日期:2013-01-30   浏览次数:   信息来源:孔浦联委会 政协之友联谊会

区政协孔浦街道联络委员会  区政协之友联谊会

  长期以来,中国社会养老(本文主要探讨有关老人的生活照料,下同)由儒家文化的“孝”为约束,以家庭为单位,由血缘相维系。社会之鳏、寡、孤、独者,有民间慈善组织(家)施以援手。

  新中国成立后,国家、集体办起一定数量的光荣院、敬老院之类的养老机构,主要针对因战负伤致残的荣归军人、农村“五保户”和城市“三无”(无子女、无配偶、无经济收入)老人。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与社会事业得到快速发展,人民的衣食住行等条件显著改善,物质文化生活水平大幅度提高。但因庞大的人口基数,而不得不采取的严格控制生育措施,使得中国的人口老龄化较其他发展中国家提前到来、发展快速,并更加严重。发展养老服务事业已迫在眉睫。

  一、我区人口老龄化现状及发展趋势

  据区老龄委提供的资料,截止2011年底,我区户籍人口240498人,其中60周岁以上的老年人口45228人,占总人口的18.81%,高于全国、全省和全市平均水平(2010年全国13.26%2011年浙江省17.25%、宁波市18.6%)。老年人口中,70岁以上的19197人,占总人口7.98%80岁以上的6613人,占总人口2.75%90岁以上的679人,占总人口0.28%100岁以上5人。预计到2015年,我区60岁以上户籍老龄人口将增加至5300055000人,老龄化率约在20%,“空巢老人”占老年人口可能达到65%

  二、我区养老服务机构建设和养老服务工作开展情况

  目前,江北区正在运作的养老机构有6家,床位641张。总投资3500万元,其中民间资金500万元,设置床位184张的黄山福利院已动工建设;民营股份制形式,总投资5亿元的“慈孝乐院”项目用地正在报批。

  同时,全区已建成城市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中心40家,农村行政村居家养老服务站59家,有专门上门照料服务员283人,享受常年服务的老人513人,累计服务10万人次以上。2009年以来,累计投入资金约1500万元。

  2006年,文教街道双东坊社区在街道办事处支持下,投入资金120万元,建成总面积420平方米,名为“聚福园”的居家养老服务中心,并于20079月正式运转。内置日(晚)间配(送)餐室、午间休息室、图书阅览室、视听教育娱乐室等设施。现有工作人员9人,为老年人提供生活照料、送(用)餐服务、精神慰藉、健康教育、文化娱乐等服务。同时,社区聘请专职的为老服务员,发放“爱心服务卡”,提供上门按需服务,如帮助洗衣服、打扫卫生、陪医、购物等。

  2011年开始,孔浦街道多次在辖区内对老年人的基本情况、服务需求等开展调查摸底,并外出考察取众家之长。在此基础上,创立了街道居家养老服务中心服务平台——“天伦之家”的“虚拟养老院”,并先在红梅社区试点。该平台以网络通讯系统和社区基础养老服务机构为支撑,引进专业机构和各类社会组织、志愿者提供服务为补充,下设受理服务中心和信息服务中心。服务内容与双东坊社区基本相同。“天伦之家”现有工作人员3名、服务人员9名,加盟企业有超市、家政、理发店、干洗店等10家,加盟的志愿者团队和社会组织26个。运行两个月来,已有150余名老人通过“天伦之家“服务平台享受到服务,其中用中餐人员44人、上门为老人服务48名。

  三、养老事业目前面临的主要矛盾和问题

  (一)养老设施严重不足与需求量日益增大的矛盾。目前我区入院老人只占老年总人口的1.42%,还不到全市平均数2.94%的一半,仅能满足农村“五保”户和城市“三无”老人入院需求。即便黄山社会福利院竣工,184张床位投运,也只是杯水车薪,远远满足不了日益增大的老年群体养老服务需求。而市办的养老机构,普通老年人也很难入住。如位于我区育才路的市福利中心,总床位400张,每年只有3040张床位可空出来,而排队等候的有上千人(《宁波日报》20121014日)。可见,多数老年人等不到这一天,只能“望院兴叹”。

  (二)政府投资养老与市场化养老发展滞后的矛盾。政府投资建设养老设施责无旁贷,但完全依赖政府是不现实的。而目前机构养老的市场化机制尚未形成,发展滞后。如我区正在运行的6家养老机构,只有1家(120张床位)为私营经济开办,2家为公办民营,2家为宗教组织举办,1家为纯国有公营。这一格局不能满足也不能适应不同层次老年群体对养老服务的需求。社区举办的居家养老服务中心,也是采取政府购买劳务的办法实施,食堂一般都由社区居委会自办,还在伙食上加以补贴。总体上看,养老事业的行政色彩较浓,市场化程度不高。

  (三)社区养老服务中心发展与用房困难的矛盾。目前养老需求较大的是城区,尤其是老小区。老小区多数配置有幼儿园,而没有预留社区养老服务中心的用房或可以建房的隙地,使得“中心”用房捉襟见肘,抑制了“中心”服务的拓展。目前,“日托”是社区养老服务中心服务项目中最高形式,但也解决不了独居失能老人的养老问题。如果“中心”用房宽余,能延伸业务,开办适当收费的“全托”,矛盾或许可以迎刃而解。

  (四)养老护理要求高与护理人员素质低的矛盾。据浙江省民政厅估计,全省养老护理人员需求量约为11万名,而目前基本合格的只1.3万名,缺口很大。我区各社区养老服务中心专职养老服务人员283人,大部分是聘用“4050”人员充任,多数缺乏基本的养老护理知识。养老服务中心的服务人员与常年享受服务老年人的比例约11.8,效益比较低。从理论上说,养老服务人员与老年人的配比应是:全失能老年人13;半失能老年人15;普通老年人110(《浙江老年报》2012年125日)。

  四、进一步发展养老事业的几点建议

  对于养老,各级党委和政府十分重视。在刚刚胜利闭幕的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上,胡锦涛同志代表十七届中央委员会向大会作的题为《坚定不移沿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前进,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而奋斗》的政治报告中提出:“……要多谋民生之利,多解民生之忧,解决好人民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在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上持续取得新进展……”。同时提出:“要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大力发展老龄服务事业和产业”。

  201212月28,全国人大常委会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规定:国家建立和完善以居家养老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支撑的社会养老服务体系。

  区委、区政府对老有所养也非常重视。早在2006年6月,区政府办公室就下发《关于推进居家养老服务工作的实施意见》(北区政办发〔200669号),对此项工作的指导思想、基本原则、工作措施、组织领导等方面提出明确的目标和要求。是年9月,区政府办公室又发出《关于进一步完善新型社会救助体系的实施意见》(北区政办发〔200694号),其中提出,要积极探索居家养老新模式,在农村新建社区拆迁安置时,要统筹建造适宜于孤寡老人集中居住的老年公寓和社区养老服务中心。此后,20076月,区政府办公室下发《关于对全区困难老人发放生活补助的通知》(北区政办发〔200768号);20082月,区政府办公室又配套下发《关于对困难老人提供居家养老服务工作实行经费补贴的通知》(北区政办发〔200816号);20117月,区老龄委发出《关于进一步加强社区(村)居家养老服务中心(站)建设的通知》(北区老工委〔20111号)。

  在政府及政府部门政策性文件的规范下,在区政府有关部门的有力指导和督促下,我区养老服务工作已迅速展开,并方兴未艾。但我们必须看到,发展养老服务事业还任重道远,且时不我待。

  (一)要提高对发展养老服务事业重要性的认识。党的十八大已向全党全国提出建成小康社会的宏伟目标。在小康和四个现代化的进程中,有老年人的一份汗水、一份辛劳,让老年人享受小康生活应是建成小康社会的题中之义。对老年人,特别是对失能、半失能老年人的生活照料,是年轻一代家庭成员义不容辞的责任,也是家庭和谐乃至社会稳定的重要保证。但是,随着人口平均寿命的延长,与年龄相关性疾病患病率会大幅度上升,老年人的生活照料将成为家庭的沉重负担;而现在年轻一代在居住条件上更多地追求私密、自由、独立的空间,已经很少有青年夫妻与父母住在一起的。人口普查资料显示,1982年江北区(含原江北区和宁波市郊区的今江北境部分)家庭户规模为3.02人,1990年为2.96人,2000年为2.58人,2010年为2.42人。可见,传统大家庭已经解体,以家庭为单位对老年人的生活照料已难以为继。从另一方面看,经过若干年后,家庭及社会成员的年龄结构将呈现倒“△”格局,这不但会超出中青年人的精力、经济负荷,也会严重影响他们所从事的工作或生产劳动。若雇请住家保姆,从家庭层面看,绝大部分家庭难以承受;从社会层面看,一个保姆服务一个老年人的模式效益也不高,是社会劳动力资源的一种浪费,何况劳动力“红利”时代快要结束。因此,只有发展社会化的养老服务事业(含按市场机制运作的养老企业),才是解决老龄化问题的有效途径。

  (二)要稳定完善并推广现有居家养老好方式。尽管养老设施不断建设,而90%以上老年人依然要通过居家养老渡过自己的晚年。因此要不断完善居家养老模式,使之更加适合当今老年人晚年生活的实际需要。我们要总结提高并推广现有居家养老的好方法。

  双东坊社区是我区开展居家养老较早的社区之一,养老服务内容相对比较齐全,还设有夜间应急服务项目。他们将70周岁以上的独居老人划为“空巢独居老人”。我们认为,60~70岁年龄段的老年人,如果没有严重疾病,正处于老有所学、所乐、所为的大好时期,可以让他们在社会、在家庭发挥更多的“余热”。他们的主要任务是,学习以丰富知识、锻炼以强健体魄、娱乐以愉悦心情、继续工作以服务社会或家庭。所以,宜参照双东坊社区“独居空巢老人”的划分标准,并适当改进,以缩小“空巢”老人范围,减轻社区服务压力。

  孔浦街道将信息化技术运用于社区养老服务工作,建立“天伦之家”养老服务平台,并请家政、超市、电信、医疗等企事业单位加盟参与社区居家养老服务工作,发挥他们专业化优势。这一做法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社区居委会在居家养老“单打独斗”的局面,应总结完善,并加以推广。

  (三)要制订大力鼓励和扶持社会化养老的政策。有关部门在调查研究的基础上,要制订鼓励和扶持社会化养老的若干政策。主要有:鼓励民间捐资建设养老设施,同时给予冠名权的政策(可以是某一个人出资给冠名权,也可以是若干人出资给予刻碑列名,以拓宽筹资渠道);鼓励民间资金投资建设按市场化运作的养老设施,同时在建设用地、税费方面给予优惠的政策;调剂(购置)养老用房,拓展居家养老服务项目的政策;鼓励企事业单位加盟社区养老服务中心,并在税费上给予优惠的政策;鼓励护理专业毕业学生,转行从事养老护理的政策;保证烈军属老人、“失独”老人、残疾老人、其他困难老年人入住政府开办的或民间捐资开办的非营利性养老机构的政策。等等。

  新建养老服务设施需要建设周期和建设用地。兴办“微型养老院”不失为一种短平快措施。具体方法是:由房管部门回购居民二手房,以廉租房租金出租给社区养老服务中心(或其他养老机构)。如一套建筑面积70平方米左右,三室一厅居室,可以安排5~6个失能老年人床位,聘用2位护工照料,比家庭单独雇用保姆至少可以节约二分之一的护工费用,而且腾出的原住房可出租,老年人也有了经济来源,付得起床位费和护工费。以老小区双东坊为例,每平方米二手房约13000元,一套70平方米住房约需要910000元,每床位182000元,略低于新建养老机构的造价(黄山福利院总投资3500万元,床位184张,每床位约19万元)。“微型养老院”可依托中心城区雄厚的医疗资源,且方便子女探望。“微型养老院”可以当作社区养老服务中心“日托”的延伸;也可以作为就近养老机构的分院来管理。建议选择一个老小区试点。

  (四)要提高养老护理人员业务知识水平。从明年始,浙江省高等院校和职业技术学院开设老年服务与管理专业;中等职业技术学校开设养老护理专业。这虽然是养老事业的一个福音,但“远水解不了近渴”。现在多数社区聘用“4050”人员担任养老护理人员做法值得提倡,但他们多数缺乏基本的护理知识和技能。有关部门要把养老护理人员纳入培训计划,通过培训、考核、发证、持证上岗、评级,并与工资挂钩,以形成激励机制。护工的报酬要实行动态管理,或随物价指数调整,或每年一定,以保护他们的积极性。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不妨扩大招收医护人员,以满足出诊需求;还可试行有偿服务性质的“家庭医生”制度,尤其在高档社区。

  (五)要重视发扬传统文化在养老方面的社会功能。江北区境,历史上曾被誉为“三孝乡”,今为中国“慈孝之乡”,出现过汲水饮母的东汉孝子董黯;辞禄庐墓的唐代孝子张无择;割肝救母的宋代孝子孙之翰。区委、区政府非常重视发挥“母慈子孝”的传统道德在建设文化大区方面的作用,已经举办三届“慈孝文化节”。我们要将“孝”赋予新的时代内容,并落到实处。如新闻宣传上、舆论引导上、道德约束上、法律制裁上,应对“孝”进行褒扬;对不孝子女及行为进行必要制约或制裁。可以考虑在制订拆迁政策时,给愿意与老年人居住在同一个墙门或同一个小区的子女以适当鼓励。这样可以大大减少所谓的“空巢老人”,减轻社区服务压力。

  总之,要在党委领导下,政府及其部门、全社会都要把养老服务这一实事办好,好事办实。“空谈误国、实干兴邦”,只有认认真真、踏踏实实地干,才能从容地应对老龄化社会的到来。

上一篇 下一篇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