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史天地 >> 史海钩沉
恋上荪湖
字号:[ ]   发布日期:2019-02-12   浏览次数:   信息来源:江北政府网

文  慧

  青山向北横,
  绿水回南腾。
  此处多香荪,
  悠悠在西屿。
  雨歇春不寒,
  碧湖笼青纱。
  冷香萦高坝,
  江鸟觅根芽。
  鞍山化飞马,
  曾把两江跨。
  有亭名夕佳,
  松声伴晚霞。
  轻摇木兰筏,
  便向眼波划。
  钓得六鳌褂,
  柄拂珊瑚花。
  最宜杏花天,
  闲飞又闲宿。
  无事观棋局,
  耽恋小琵琶。
  可舍铁荔屐,
  短打加布袜。
  鱼肠屋檐挂,
  梦中仗天涯。
  酒浓是侬颊,
  恋湖已忘家。
  “青山横北,绿水回南。”这是人们对江北地势北高南低的形象描写,短短的八个字,把江北的地势特征就揭示得如此一览无余了。北山是距离宁波市区仅十余公里的天然群山,如今把原本的古道、山脊线贯穿起来修建了北山游步道。绿水就是如珍珠般散落其间的水库、湖泊,这些水库、湖泊为江北这方水土增添了无穷魅力,如毛力、英雄、荪湖、五婆湖等,近年来荪湖更以其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与湖光山色的结合及优越的地理位置,渐渐聚焦着大众的目光,吸引着大家走入其中。如果你走进荪湖,你就会发现荪湖的美确实美得不可方物,美得令人眩晕,仿佛只需一眼,便已沦陷其中。荪湖的美不仅仅美在她所能呈现给你的视觉享受,还有关于她的众多传说、典故,都让人心生遐想,然后到达一种至情至雅的状态。
  荪湖是处于宁波江北西端的一个小湖,山清水秀,空气清新,一面为坝,三面群山环抱,环绕湖区形状狭长,呈不规则形。在古越句章的演变历史上,荪湖属于秦鄮祖邑古灵山的范围。荪湖就是以芳荪为命名,光绪慈溪县志记载:“荪湖,县东南一十五里西屿乡,溉田颇多。或谓湖多香荪,故名。而“荪”是古代的一种香草,亦名“荃”。有一种说法是芳荪即今菖蒲是也,不知道是否属实。百度百科中说道:芳荪就是香草名。还引用了几个诗人的诗句,如南朝谢灵运《入彭蠡湖口作》诗:“乘月听哀狖,浥露馥芳荪。” 唐杜甫《别李义》诗:“忆昔初见时,小襦绣芳荪。”清赵翼 《永昌吊徐武功杨升庵》诗:“欲采芳荪酹杯酒,百年遗迹已沉沦。”
  再往前追述,在屈原的时代就已经开始关注芳荪了,《楚辞·九歌·湘君》云:“薜荔柏兮蕙绸,荪桡兮兰旌。” 清费志云在《荪湖赋》一文中这样描述荪湖香荪:“物称其名,荪乃敷华,似蒲多节,有茎无葩……菲菲郁郁,咇咈若花,青蘋不能拟其盛,黄砾不能比其嘉。”
  所以当诗人费志云在秋日里再度来到荪湖,对荪湖的环境做了一番描述,“湖上见秋色,芳荪白露滋。渚云低暗度,江鸟暂相随。运山兼天净,轻风生浪迟。沧洲迷钓隐,林下静吟诗。” 天净与白露,构筑了一个如此景色宜人的山水清境,以苍天为穹盖,以白露为滋养,湖边的芳荪郁郁生长,听起来都是如此地美妙。
  既然据史料记载:“香荪”为古代的一种芳香植物,今大多不可再见,见也大多不识。好在如今有花海,花有花期,眼下不是花季,再多的笔墨,怕是无从泼起。然而,花盛开之际,花色之绚烂,花香之芬芳,大可抵消当下已无法找到芳荪的遗憾。
  芳荪的传说,让我们感受到了荪湖人生活和生存的脉络,静水深留,奇香逼人,尤其在雨后,“春雨衣润笼香罢”,古时的荪湖人日日从这里经过,或者劳作,怀玉笼芳,如何不留芳千秋呢?更甚者是雨后出现彩虹的时候,一条彩虹,一头架在山上,一头落在田野尽头,湖面上便有了倒影,好像一座登云桥,这样的天,是真的放晴了。
  一棵草里有一个世界,一朵花里有一个天堂。从自然景致切入到现实世界,荪湖是当地人赖以生存的土地,繁衍生息,悲喜静然。荪湖人有些如芳荪般的纯净心灵,所以才有这湖中飞翔的白鹭、纯净的湖水、漂浮的竹排,当游客们走进荪湖,会感觉神情气爽,世间的烦恼在这里就会消失殆尽。
  因为这里有着一条蜿蜒的山路,将带你走向山的深处,心的深处。人的烦恼固然带不进山中,可是湖山自有自己的烦恼,《宁波府景图》中提到,古时荪湖是历代文人雅士的常游雅吟之地,不光因为有山有水,还有很多人文景点,比如勺泉亭、松声楼、夕佳亭、大烈庙、莲花寺等。史料载:荪湖周边曾有勺泉亭,勺泉亭“因石穴中有泉侧出,饮之甘美者曰勺泉。浮图氏于其旁辟地为庐,而即名之为勺泉亭。” 何为泉水,泉是地下水天然出露至地表的地点,或者地下含水层露出地表的地点。根据水流状况的不同,可以分为间歇泉和常流泉。泉水为人类提供了理想的水源,同时也能构成许多观赏景观和旅游资源。勺泉亭的泉水应该是两者兼有吧,在潺潺泉水之旁建一个小亭子,可以听水流之声,揣摩她水滴石穿的气概;也可以观水流的潋滟清澈,带你淘尽悲欢、洗尽铅华。可惜亭不复见,泉亦无踪影。古时荪湖边还有神祠。《慈溪县志》载:荪湖之滨有神祠焉……其庙额以为大烈云……闻诸故老,乃得所谓宋丞相祠云。记载中的“大烈庙”位于今荪湖水库坝口东南处,“大烈庙”有二大殿,庙宇四周高墙相围,门前有台阶、旗杆。其中一殿供奉菩萨,另一殿塑有文烈忠公即文天祥像,相传南宋文天祥流亡时,曾经此地,后被捕,“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此庙也是荪湖当地民众对这位民族英雄的纪念。现大烈庙已毁。光绪《慈溪县志》还记载:“峰下有寺,建于前代,毁于火……左有深涧,涧上有岩,形似莲花……山之号以是传,寺之名亦以是称也。”由此可知,莲花寺在明朝已因火灾而毁。据说“莲花寺”香火鼎盛时期,寺里每有货物运到,和尚们能从三四里远的河边手接手地把货物传递到寺内,可见当时寺庙规模不小,和尚众多。此外,荪湖还有松声楼、夕佳亭,有古人诗词为证:清翰林直学士袁桷写有《松声楼》一诗,作者笔下的松声楼:“层楼突兀观芸芸,万籁泬寥天地分……金钟风篁俨相答,有客掩耳元无闻。”
  岁月沧桑,时光飞逝,如今夕佳亭、松声楼、勺泉亭,还有“大烈庙”、“莲花寺”等诸迹,早已在岁月的风雨中消逝。
  “万事去人远,今夕共月明”。有时候,我们会在中央台的《人与自然》栏目中看到这样的场景:当成群的灰鲸万里跋涉寻觅安身之所,当千万条鲑鱼踏上没有归程回乡路,当越冬迁徙的白头海雕在苍风中劲舞,当来自神秘深海的六鳃鲨巡游海岸,那时候我们会感叹……世间万物无不紧跟着造物主的时钟流转,生死有时,聚散有时,取舍有时。那么面对这些古迹的消失,我们内心有遗憾,有不舍,但是必须去接受现实,内心接受而不忘却,我们可以在古人的诗篇、记载的史料中去寻觅它们的踪影。可以安慰自己说:幸好荪湖还在,且依然颜色缤纷。
  恋上一个湖,可以忘记忧伤。放弃挟剑走天涯的梦想,就这么在湖边来来回回地踱步,不疾不徐,跟着一道仿若能够穿越天际的霞光,静听山水相间的乐曲,全凭大自然的随意弹奏。生活像一潋湖水,风起的时候总会荡起些许波澜。存在过的,必然留下痕迹,哪怕无法再相遇,依然相知,这是我们的生活态度,花落无言语,来年醅新酒。来这里转过,便会有诸多体会,你若不信,可以来试试。

上一篇 下一篇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