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史天地 >> 史海钩沉
宁波早期铁路建设
字号:[ ]   发布日期:2019-04-29   浏览次数:   信息来源:宁波网

仇柏年

    19121222日,宁波至洪塘长约9公里的线路正式通车。此日,天气晴明,自何家弄(今车站路)至火车站一带旗帜飘扬,军乐喧闹,观者如潮。庆祝会场彩棚高搭,柏叶联缀,交通部、浙都督暨各司及浙江旅沪学会均派代表莅会。“宁波旅沪商绅乘轮来赴者、西宾参观者、男女来宾之观礼者不下两千余人”。九时典礼开始,《四明日报》经理王东园带领全场齐呼“浙路万岁”之类的口号。汤蛰仙宣布开会,铁路公司代表报告甬路情况,各方代表纷纷演说、致祝词。十一时二十分奏军乐,宾客登上首列火车,经庄桥抵洪塘,至一时开车回江北。“沿路鸣炮脱帽,欢欣鼓舞,实为千载一时之盛”。第二年5月,慈溪(今慈城)通车。19146月,甬曹段全线通车。
  英国驻宁波副领事皮尔逊在这一年的宁波贸易报告中披露:“铁轨由衡阳炼铁厂和美国提供。一个新的火车头是由德国建造的,火车车厢和主体附件是比利时产的”。“曹娥江上的桥梁建筑合同已与上海一家德国公司签定,预期能在19152月完工”。他还评论说:“这条铁路上碎石铺得很好,但枕木铺得不够格,有的地方铺得不够仔细。总的来说,桥梁及地下水道的铺设工作还是做得很好。炼钢水平可以说已相当不错了。”
  甬曹段全线通车后,火车站一带很快兴旺起来,出现了呦呦、华安、飞星、甬安、宁波、汇中、环球、甬江、普天春等旅社、菜馆,车行、商店、浴室等也开办起来,还盖起了兰江剧院和邮政局大楼。车站与码头之间开辟了车站路,车站与新江桥之间拓建了桃渡路。桃渡路很快就成了繁华的商业街。
  火车站成了宁波又一个迎来送往的“大客厅”。1916822日,孙中山先生由绍乘车到甬,同来者有胡汉民、邓家彦、朱卓夫、陈去病、周佩箴等人。192146日,美国驻华公使柯兰氏乘火车来甬访问,车站门首悬五色国旗,站外马路悬万国旗。火车抵站,汽笛一声,军乐齐作。
  开业于1919年的普天春大旅社,以西餐见长,除了接待过美国公使,还接待过民国司法总长张耀曾、浙军第一师长潘国纲、联军旅长段承泽等人。而开业于1914年的华安旅社档次也不低,它临江而筑,客房内已有抽水马桶、西式浴缸、电风水汀、冷热龙头等设施。接待过国军第九师师长蒋鼎文、浙军一师二旅旅长余宪文、侨美巨商李慰等人。
  虽然当时由于曹娥江大桥尚未建成,钱塘江大桥还未建设,杭甬铁路甬曹段通车里程不足80公里,沿线只有十三个车站,但铁路运行还是收到良好效益。至1917年,沪杭甬铁路局五年度的整体情况:净盈三十三万五千元,平均每日每里净盈三元五分,资本每百元净盈二元二角七分。宁波甬曹段铁路运行发展态势也不错,《申报》报导:“年来营业日见进步,兹悉该路账务处,昨日结算八月份全段收入款目如下,客票方面计洋四万六千二百八十元四角八分,运货方面计洋一万七千七百二十四元七角五分,两共六万零六百九十四元六角二分,较去年八月份增多三千三百十元六角一分。”
  甬曹段全线通车后,宁波至杭州的铁路仍有一大半未建成,主要受两个咽喉工程影响,一是曹娥江大桥,一是钱塘江大桥。1914年,德国工程师着手在曹娥江建桥,原定1915年竣工,但由于欧战,致使所购桥梁建材未能运到,只建起一座桥墩,工程就停顿了。欧战结束后,在青岛被日本扣压的桥梁建材经交涉后可派员领取,工程恢复施工,仍由三山桥梁公司继续建造。但刚完成过半,19209月桥脚被潮水冲坍,工程又停了下来。
  193488日,钱塘江大桥动工兴建。为确保全线贯通,曹娥江大桥也于1936年改为委托建造钱塘江大桥的康益洋行继续承造,计划预定19376月底以前完成。
  当绍兴的曹娥江大桥第三次兴建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时;
  当杭州的钱塘江大桥即将建成时;
  当上海的沪杭甬路局为沪杭甬全线不久即可通车,原有客车将不敷应用,向英国购来数十辆客车时;
  当宁波人民信心满满地期待 “民国二十六年(1937)双十节即可展至杭州,与沪杭段衔接通行”,火车可由宁波直达上海时;
  当计划在杭绍段全线落成后,即着手兴建由虞洽卿提出的三北支路,同时准备将铁路线从孔浦延伸至镇海,并规划将铁路经南田、宁海延伸至福建省时——
  全面抗战爆发了!
  为阻止日寇东进,在杭州,通车才三个月的钱塘江大桥被炸毁。在宁波,一年后也不得不把历经千辛万苦、耗费巨大财力物力建起来的铁路,用自已的双手拆毁。
  自19371112日起,日寇在宁波市区进行了七次大轰炸,前两次轰炸的目标针对火车站。在日寇飞机狂轰滥炸之下,汇聚了宁波人巨大财力物力建起来的火车站,以及火车站周边建筑,顿时成为废墟。
  而即使到了此时,英国人的目光依然还盯着杭甬铁路。《申报》载,“沪杭铁路甬曹段,国军为防务关系,予以破坏后,英方拟向中国租借路权接办通车,曾一度派工程师前往视察”。从1898年签订《苏杭甬铁路草约合同》至此,已整整过去40年,英国人染指杭甬铁路之欲望,依然没有消失。
  抗战胜利后,尽管宁波人民和本地政府迫切想恢复铁路, 但1947年时“惟因抢修华北各干线,所需轨料至急,杭甬段所需轨料,一时无法分拨,暂难修复”。1948年修复杭甬铁路议案虽经省参议会通过,并经行政院院长允准设法拨款建筑,但财政部部长表示年内恐难动工修筑。事实上,风雨飘摇的国民党政权此时已顾不上修铁路了。
  1958年,新的宁波火车站建成,但它已搬到南门祖关山一带。萧甬铁路于1959929日全线通车,而江北岸的火车站遗址早在1956年已改建成为公园。
  2008年,因大庆南路拓建,老火车站最后一处遗存——车站工程处洋房将被拆除,拆除前请来同济大学古建筑专家制定保护方案,最终进行了整体切割迁移保护。文保部门表示该建筑不久将再现昔日情形。
  笔者以为,如果将老火车站的遗存以废墟建筑的形式迁建到江北公园内,再增添一些路轨、信号灯、扳道叉等铁路设施,安放一台老式火车头,将江北公园改造成为铁路专题公园,让人们在一百多年前火车站的土地上,回顾宁波铁路建设的历史,感受先人当年建造铁路的热切情怀,了解日寇侵华暴行,这个公园将更有文化价值和历史意义。

上一篇 下一篇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